蔡淑臻和薛仕凌演姊弟 戲拍一半驚喊:他們是同一人?

蔡淑臻和薛仕凌演姊弟 戲拍一半驚喊:他們是同一人?

蔡淑臻、薛仕凌在《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》演姊弟還一起入圍金鐘獎。(粘耿豪攝)

陈时中电视声量居冠 学者:曝光率不代表支持率

蔡淑臻、薛仕凌在《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》演姊弟還一起入圍金鐘獎。(粘耿豪攝)

傲世神尊 小說
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小说

蔡淑臻以《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》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獎。(粘耿豪攝)

De Beers非洲动物戒指 师法大自然

薛仕凌去年是金鐘雙料視帝,今年再度雙料入圍金鐘獎。(粘耿豪攝)

蔡淑臻、薛仕凌主演76號原子製作的《我是自願讓他殺了我》,入圍金鐘獎迷你劇集女主角、男配角獎,劇中姊弟檔4日一起受訪,蔡淑臻透露,第一次見到仕凌時他已經進入劇中刑警角色,像是被工作、生活燃燒到快死的狀態,「當時完全不知道他就是大嘴巴的40,因爲我從沒看過本人!從沒把這兩人連在一起,不知道是同一人」,直到戲拍一半,被來探班的經紀人告知,「我才知道他就是那個40!」

连续停电、大火 陈明通:都是个案 没有连动

蔡淑臻自嘲真是「傻姊姊」,第一次聽到這件事的薛仕凌也笑說:「很有趣、很可愛,覺得姊姊很可愛!」說着說着還把頭靠往「傻姊姊」肩上,親暱模樣溫馨逗趣。蔡淑臻說,因爲兩人當初一見面就是「他是御澤,我是林靜,沒有開場白,直接進入戲裡,相處的是用演員角色在聊天溝通」,拍戲過程一直沒有機會認識他,直到戲快上檔要宣傳時纔有機會,自己還很主動一直跟他聊高雄什麼好吃。

蔡淑臻說,拍戲時兩人在片場很少聊天,休息時薛仕凌都在打電動,「我一直鬧他,想跟他有一點互動」,仕凌則自曝當時都主動跟經紀人說他要坐在姊姊旁邊,「我會想跟姊姊黏在一起,就搬着小板凳坐在姊姊旁邊,然後自己打電動,不敢吵她,因爲戲的情緒有點重」。戲外兩人從戲開拍就一起爲角色做了很多暗場功課,營造出不同於一般的姊弟感情,「故事飽滿到很難用1個半小時的劇本說完,塞不進這些,但我們可以呈現出來」。

馬雲喊「阿里會改」後 京東劉強東也發聲:必須改變 無論如何不會躺平

薛仕凌去年金鐘雙響砲,拿下兩座獎,今年再度入圍兩項獎,媒體封他「得獎機器」,他嚇傻回「這是什麼奇怪封號啦」,他說揭獎當天發現再以《自願》入圍,一度心想「怎麼還會有」,蔡淑臻虧他「源源不絕地入圍」,並開玩笑說「再拿兩座,就要生氣了」,仕凌則一如平常淡定地說,去年入圍恭喜簡訊多到爆炸,他花3天才回完,「今年訊息少了很多,熱情減了,半天就回完了」,他的入圍心情跟去年一樣,都很爲團隊開心。

被問得失心會不會很大,已拿過女配角獎的蔡淑臻說還好,因爲自己理解得不得獎的癥結在哪,這是滿主觀的東西,大家能入圍都是努力被看見了,最後誰得獎只是選擇的差異,端看當下評審的喜好。被問紅毯戰袍?她透露已有一點點眉目,沒有要搶「紅毯第一美」的企圖心,「自己覺得漂漂亮亮,不要被罵就好。」坦言前兩次出席金鐘有褒有貶,被批評會覺得對不起提供衣服的廠商,但其實她一直都是自己覺得高興、好看就好,被罵就心想「你不懂啦」。

紫禁城600岁 《故宫日历》纪念版同贺

朱軒洋今年先後入圍金鐘獎、金馬獎,3日接受線上訪問時否認失聯,透露只是換了手機號碼,和他合作《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》的蔡淑臻被問有沒有聯絡時笑回:「看他要不要給我,會不會自動給我?」至於《女外科2》是否還會合作?她說要劇本寫出來才知道怎麼跟人家談,還是要看劇本走向,「我問過他,他不會不想接」,但她也故意裝生氣地說:「世界上這麼多小鮮肉,又不是隻有他一個人而已!而且第一季已經很圓滿了,還不知道後面怎麼寫。」

湘莹解放超有料美胸 嗨下水「解暑一下」穿比基尼辣翻

腹黑總裁戲呆妻

聽到蔡淑臻回憶這部戲拍20天左右,薛仕凌不可置信地說:「我怎麼覺得我拍了兩個月!因爲真的太累,而且我不喜歡御澤這角色。殺青時真的很想說不要再跟我講《自願》有關的事!當時狀態不是很好,身旁工作人員還說我可能需要去大自然療愈或去廟裡走一走。但現在好了啦!」

澳網/女雙首奪冠 謝淑薇:最重要的是享受比賽

武装机甲